你的孤独,虽败犹荣。   
  • 你在哪里,请跟我联络。 - [总有那么一个梦不真实]

    by:   2016-05-25 / 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rystalhn-logs/336983810.html

     

    突然看到窗外的木棉飘絮了。

    很美,很有意境,很想过去,很想回到过去。

     

    上午无意间翻到了一些照片,想起了一些人,一些事。说好的回国联络,说好的联络呢,真是太久没见你,太久没联系你了。翻到了你从坡坡回国那会儿的那篇日志,突然有点想你,嗯,是的。大概是我刚回国不久的时候,看到过你的消息,你好像接了你父亲的公司,你好像和以前在一起的女孩订婚了。后来也就没有了你的消息,好几次想起你,都努力想从各个地方知道你的消息,但是一直找不到。

    你还好吗。

    要幸福,要快乐。

     

    木棉还在飘絮。

    一直很羡慕北方,每每春天,都会有杨柳絮飘落。

    如下雪一般美丽。

    如你,一样美丽。

     

    上周去了科兴,一种很奇怪但有又很熟悉的感觉。

    和敏姐说,我去科兴开会。其实如果不是有些事情发生过,我想我会上楼玩,可是,算了吧。有些事情发生了没有办法当做它没有发生,可就是一旦发生了,一样是个疙瘩,解不开。

    那天跟家里问,他们回不回去过端午,如果他们回去,我就不会出现。

    家里说,总要见面的。我说,不会,再也不见。

    嗯,再也不见。我权当从来没有过这些人。

    你无情休怪我无义。

     

    小黄毛。刚刚跟燕儿在说小黄毛的事情。

    突然觉得从前的自己真的很努力在付出,很努力在喜欢一个人。

    燕儿说,感觉你是一个会很认真喜欢一个人的人。

    是的。除非我不喜欢,如果我喜欢,我一定全心而赴。

    然而,一样的,没有结果。也许,一开始就不合适。

    我会记得第一次和你说话,问你要电话;我会记得每每在篮球场看到你打球我都会走不动路,坐在那看;我会记得那次下雨,你还在打球,我发短信提醒你不要着凉;我会记得每每在学校碰到你然后和你笑笑,顺便瞄瞄你旁边的朋友的表情;我会记得很多很多关于你的事情;还记得,去你家楼下的三次...

    现在想来,一切都那么美好。

    嘛,这就是青春。

     

    一直在慢慢远离青春的路线,却还想拉扯着自己在原地停留。

    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挡不住的冲动,心情不好的时候独自去海边坐着,吹着海风,看着海面发呆。

    那时候,时间很多很多,能发呆的时间很多很多。

    放空是最喜欢的状态。

     

   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。

    只是当又一个人看海。

    分享到:
        It's about & 总有那么一个梦不真实